食气者,神明而寿_第一章 食气者神明而寿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章 食气者神明而寿 (第1/3页)

  赵国,金溪镇,镇守府内练兵场。

  清晨的雾霭还没散去,一群府兵已开始了晨练,早操。

  金溪镇毗邻寒国,老国,是边境百战之地,民风尚武,上至八十老翁,下至八岁孩童,妇孺女子,都懂得拳脚功夫。

  镇守府内的府兵是镇守亲卫、私兵,更是如狼似虎,各个体态彪悍,气息沉凝。

  砰砰砰!

  这些府兵腰马合一,动作敏捷凌厉,拳出似剑,脚踢如风,显现出强劲的根底。

  练兵场边镇守府的家丁、奴仆黑衣黑帽,匆匆而过,有个别驻足观看,就招来喝骂。

  “这里练武,不是你们能看的!”

  “丁牛,还不快走,小心挖了你的眼睛!”

  丁牛生的牛高马大,面容粗狂,一对浓眉,走起路来慢慢吞吞,管事劈头痛斥:

  “不要以为自己还是天才,在这里你是镇守府最下等奴仆,要谨守自己的规矩,恪守自己的本分,知道吗?”

  镇守府是庞然大物,直属的下人有数千,级别分为大总管家,大管事,小管事,家丁,奴仆,分管田产、矿业、商业等。

  呵斥丁牛的管事,是镇守府管理私田的一个小管事,黄方,负责管理100亩私田的耕种秋收。

  面对丁牛,也是傲气十足:“镇守大人把你安排到灵田耕种,是对你的考验,知道么?你每顿都有肉食,是其他低等奴仆想都不敢想的待遇,一定要记得镇守大人的恩德。”

  丁牛心里朝他吐口水,敷衍了两句。

  他原本是地球华国人,天生有反抗的骨头,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,想要摆脱奴仆的身份。

  “今天,你再犁五亩灵田。”

  黄方集合了自己管理的五名农仆,给丁牛下了指派。

  “其他人只要三亩,我就要五亩?”

  其他几个奴仆幸灾乐祸地低笑,都有自己的小聪明,一共100亩田,丁牛做的多,他们就做的少。

  黄方冷笑:“昨天三亩,今天你还有力气偷看府兵练武,可见是偷懒了!明天再看,就是十亩,要是完不成,家法伺候!”

  镇守府以军法治家,严酷无情,下面的人只能无条件服从,更何况还是最下等的奴仆,敢抗辩都是错,动辄鞭打,杀威棒。

  要是被他寻到由头,一顿棍棒鞭子打下来,能打的人皮开肉绽,下不来床,身体不好被打死也是常事。

  丁牛忍了。

  管事黄方带着他们几人,直奔镇守府后不远的梁家凹。

  梁家凹三面环山,沃野千里,赵寒江蜿蜒而过,水泽便利,是一等一的良田。

  此处是镇守府私有,谷内有重兵把手粮仓,各个出入口处守卫森严,闲杂人等不能随意出入。

  就连在此耕种的农夫,就要有管事带队,验证腰牌,才能进入。

  因为此地种的是珍珠米,是天下一绝。

  食草善走而愚,食肉者勇敢而悍,食谷者智慧而巧。

 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,以及他的力量武艺,跟他平时吃什么息息相关。

  普通愚民村夫,吃薯类根茎度日,浑浑噩噩。

  如果能顿顿吃上肉食,又高他们一等,是武夫,是战士。

  而能每天吃稻米的,则是贵胄。

  珍珠米是米中的极品,个个颗粒饱满,大如珍珠,闻之生香,是练

  乐文小说网阅读网址:m.lewenlewen.net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